皇朝家居

中共未来赚钱行业市委新闻网 > 电子期刊 > 一起读书 > 正文

五月,母亲拥有整个麦地(外一首)

□雨虹闲儿

小序:五一节回家,陪母亲在麦地拔草。

绿色漫溢

始终弯腰的母亲

把汗水一滴滴灌进

麦地

麦芒扫动的声音确实还不够清脆

拔去麦田的野草

把驮在背上的阳光喂进去 看麦子

大口咀嚼

有雨水的时候

母亲一定再驮进来 仔细听它们

喝水的声音

它们像在急匆匆地赶路用风语

招呼着母亲 声音

越来越清脆

直到呼喊着把阳光一样金色的麦芒全部呈献在

母亲面前

年年 目睹这一切的

是地头两棵相拥的杨树

以及四季游走的

父亲,我的定语

再次走上砖拱桥

作为故乡的原始信息

你在我梦里梦外

数十年

衰老的喘息

杂树野草凌乱你的身影

你连接的道路如此式微

浮萍在水面

鸭子排列在浮板上栖息

桥头走过出来的人

盯着我半天 很不确定地

把我父亲的名字作为定语

摁在我乳名前

四目相对时

我的确认键下

早已泛动涟漪

未来赚钱行业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未来赚钱行业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定语 麦芒 野草 母亲
责任编辑:邓天伟
0
'); }else{ document.write(''); }